12月馬上就過了一半 所謂的碩二上學期不久又將邁向終點

一天又一天 一學期又一學期

好像是等待那口試完 解脫的日子

可以親手撕掉自己寫的爛東西

不用天天想著該怎麼蒙混過咪挺 永遠擺脫這個噩夢

寫這個論文除了為了畢業還有什麼意義呢?

我們又到底得到了什麼? 這張紙出去又能發揮出多大的效益?

 

一直對研討會沒什麼概念 反正就是去報有投上的ㄆㄆ嘛

大老遠跑到那個國家報ㄆㄆ 真不知道那些人腦袋在想啥

對那種成天盯著電腦做研究寫ㄆㄆ的人才有價值

我們這種不打算念博士 只是單純要那張紙的可憐學生

不知道有什麼非得投研討會的理由不可

就算上了 那又怎樣 可以讓我多掙一口飯吃嗎

我餓了也不能啃ㄆㄆ = =

況且 跟老闆出去就一整個煞風景 完全沒辦法輕鬆

跟滿腦子學術的人能講什麼話 睡覺最好

 

最近又鬆了 論文又停住了

只要碰到瓶頸就想眼不見為淨

昧著良心唬爛 不是我的type

時間依舊在走 論文卻像是拄著拐杖的老人 寸步難行

S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