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行的保齡球 最後演變成雌雄之爭
剩下一個像是被冷落一般被囚禁在窒礙的空間裡
很想掙脫 卻在跑道差點滑倒頻頻洗溝
一個X燒起自信火 卻兩個洗溝撲滅
頻頻出現的雙衛兵 阻擋著「/」的告捷
逐漸進入狀況的得分 卻因其他二人喊累告停
洗溝的惡夢何時能擺脫 百分俱樂部何時能參加
一次一次地在每次去過的保齡球館留下遺憾

意外的地方出現老闆的信
麻煩的使給揪 還有捉摸不定的國科會
還有搬家跟驚驚同一天的詭異偶然

一把劃刀 一張棉紙 一坨藥膏
畫出一張張破碎的藥布
唉唉叫夫妻倆只得收拾善後

晚上去NOVA拿箱子 心中定了下一次敗家物
回家掏出一堆堆袋子 整理書本跟雜物
抱著裝箱衣服跟真空被子 到小七的遙遠之路
顫抖的右手填著黑貓單 緊繃的左手掏出小朋友送它們回家
順便抓了2顆御飯糰跟很久沒喝的蔓越莓
一枚金黃色的50元又離我遠去

電風扇依舊吹著半熱不涼的焚風
有冷氣的生活即將離我遠去
取而代之的是獨自的小浴室
浴室內斑駁的黃污垢 告訴我當天不輕鬆
想必當天應是電腦浴室兩頭跑
電腦那頭是澳洲佬 我在這裡當個酷酷掃

今日竟覺文思泉湧 我一定是卡到陰
不然就是熱到起校 胡言亂語之際

S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